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巨乳魔物娘偵探
巨乳魔物娘偵探

巨乳魔物娘偵探

黄道历515纪,经历多年的战乱时期之後,世界逐渐步入了多元化的种族融合,人类与各类妖怪魔物处於和平共存的状态当中,共同组成了当今的现代化社会系统。
  各族妖魔与人类同样生活在城市当中平稳度日,带有魔幻气息的奇门异术与机械化的现代科技齐齐迸发光彩,百花齐放,二者交互推动着时代前进,即为目前世界发展的主旋律。
  位於地段拥挤的商业办公楼中——
  「唔啊……没钱的日子真是难熬啊,早知道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话,上次出门旅行的时候就不该听那个导游推销员的鬼扯,乱七八糟买了一大堆没用的纪念品回来啊!唉……悔不该当初啊……」胡乱堆积着大量积灰档案与泡面空盒的桌面上,留着淡紫色长发的年轻女人一头紮进了杂物累积而成的小山里,丰满的大奶子直接放在了桌面上,语调中满是半死不活的慵懒意味,就这麽有气无力地压着胸前两团挤压变形的丰满乳肉趴在桌子上。
  「得了吧……说得跟你是个知道省钱的主似的,每次刚解决了案子就揣着到手的钱出门去胡乱挥霍,明明都尽情享受过了……你还有什麽好叫苦的啊!跟着你一起受苦的我这一个月可都是靠喝你剩下的泡面汤苟且偷生的啊喂!我的纱夜魅大小姐啊!」灰蒙蒙扬起的浮沈当中,一只戴着紫色小项圈的黑猫,同样懒洋洋地摊卧在一堆泡面空盒上,只是在它露着尖牙的口中,竟然正以颇为无奈的语气在说着人语。
  「唉……紫罗你身为我的宠物就应该谅解一下主人啊,我也不想这样天天靠吃泡面度日的嘛,只不过既然钱都攥在手里了,不把它及时花出去那岂不是暴殄天物麽……」「你真是够了啊,且不说你这套胡七八糟的歪理,这天底下有会活脱脱饿死自己宠物的主人嘛!你最好祈祷赶紧能够接到委托,不然我可是要罢工了!哼!」纱夜魅用脸在桌面上无奈地滚了两圈,然後才十分无力地撑着桌面直起身来,捂着通红的额头叹息道:「我也想要赶紧搞到工作啊,只不过最近似乎进入生意的冷淡季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接到生意呢,啊~好想吃点泡面以外的玩意啊,哪怕是加根香肠也好啊……话说最近快要到所谓的端午节了吧,真想尝尝裹有蛋黄的肉粽呐……」「……你的追求还真是宏伟啊,这种超脱寻常的气魄,该说是不愧为这间破烂事务所的主人麽……」紫罗用满含嫌弃意味的目光瞟了一眼沈浸在幻想中直流口水的女人,舔了舔爪子,不屑地打了个喷嚏。
  「叮铃铃铃!」清脆的响铃声一阵激荡,由桌面上盖有沈沈积灰的坐式电话传了出去。
  「好吵啊,连在幻想中享受美食的清净时光都不留给我麽,真是……等等!
  名片上留下的事务所电话响了……也就是说——来活儿啦!」「是啊,你这个蠢蛋,赶紧接电话啊!」纱夜魅用力擦了擦嘴角溢出的口水,一双留着修长淡紫色睫毛的大眼睛陡然闪亮,浑身来劲地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拾起了电话。
  「喂,请问是魅夜侦探事务所麽,我们是监管这一片区域的警备道观,有委托需要你的説明……」……「到头来,又是这样的委托麽……协助当地负责纪法的道术师调查最近频发的女性失踪案,那帮所谓的公务员还真是一帮吃乾饭的家夥,自己办不好事就算了,到头来还得寄希望於你这样的二流小侦探……不过这好像对我来说也无所谓,能摆脱喝泡面汤的日子就好。」「嘘~紫罗你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到了,我现在可是在好好地扮演着『诱饵』这一角色呢,你可别把我给曝光了,不然咱俩都得活生生饿死。」昏暗幽深的小巷子中,纱夜魅轻轻撩了撩挂在耳旁的发梢,修饰上淡淡烟熏妆的面颊微侧,装作不经意地对着搭在裸露香肩上的黑纱披肩轻声喃语。
  淡紫色的长发像是瀑布般四散开来,犹如一串挂在脑後的紫罗兰般惹人注目,纱夜魅低垂的修长睫毛隐藏在半斜的长刘海下,抹着淡淡眼影的媚眼满含柔情,面颊五官精致而美艳,一颦一簇间尽显引人犯罪的成熟魅惑。
  在她丰满性感的娇躯上套着一件紧绷感十足的黑色低胸露背连衣短裙,白皙挺拔的大奶子大半边裸露在外,只有勉强的一小块布料紧紧地陷入奶子的下半球乳肉当中,将两只惹火诱人的胸器勉强托起,紧紧挨在自脖颈两边环绕垂下的黑色披肩旁。
  连衣裙下摆的高叉开得很大,几乎到了大腿的根部位置,只差一点就要直接触及到那幽深隐秘的三角地带,美艳的紫发女人却丝毫不自知似的,被衣裙堪堪遮挡的丰满翘臀性感地左右扭动着,带动两条包在黑色丝袜网眼中的肉感美腿踩着猫步,在高跟鞋清脆落下的响声中,优雅地行走在小径泛黄的路面上。
  「魅,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家夥在向你接近了,邪恶的欲望很强烈,应该就是那些失踪案的犯人……既然如你所愿上钩了,现在就干掉他们?」挂在纱夜魅脖颈旁的披肩轻轻抖动了两下,不知道用了何种方式,向身披自己的主人小声低语道。
  「唔,紫罗你暂时先不要动作,只抓住几个小喽罗没有什麽实际作用,我得先混入他们的巢穴中去才能弄清楚委托需要的情报……」纱夜魅眨了眨修长的睫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起妖媚的笑容。
  「我就知道会这样……算了,反正一切随你,我还是安静地做一条披肩吧。」紫罗化成的披肩像是无奈似的乍起了一层突出的绒毛,然後又慢慢地舒缓了回去。
  「嗨,美女,这麽大晚上的,一个人穿得这麽暴露在外面溜达什麽呢?」巷子的尽头位置,打扮得有些流里流气的长发青年猛一个闪身出现,赌住了纱夜魅前进的道路。
  「你是……呜嗯?!」纱夜魅装着样子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作势要掏出手机照明,背後却突然闪出另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拿着一块脏兮兮的手帕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呜呜?呜嗯嗯嗯嗯?!!……」纱夜魅被身後的男人一脚踢在後腿上放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双臂就被男人反扭到了极限,双手交叉在一起用绳子死死地反捆住,然後用一道道绳子将她的胳膊紧贴在光洁的後背上严密地捆绑起来,死死地勒成一截截的藕段模样。
  「呜呜呜呜呜!!!」纱夜魅用力地扭动着娇躯进行挣紮,却被正忙着捆绑自己的男人伸手一把抓住了胸前高挺的酥胸揉捏起来,发力捏玩的手指深深陷入滑嫩白皙的乳肉当中,生生抓出了一个通红的手掌印记。
  「呐,虽然说我不清楚你是不是会点小法术之类的玩意,不过……如果不想让你的脖子上被这玩意叮一下的话,我劝你最好就不用再挣紮了,穿着淫荡的婊子。」堵在路口的青年慢慢走近被捆绑中的纱夜魅,手指随意耍了几下便掏出一把蝴蝶短刀,蹲下身子,一手揪住她的长发将刀片架在了挣紮中的女人脖子上。
  「呜呜……」短刀架在颈前,纱夜魅也只能圆蹬着媚眼放弃了挣紮,任由身後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捆绑自己,将已经被牢牢绑死的双手极限反吊在了脖子後面,与勒住脖颈的一圈绳子紧紧连接在了一起,逼迫纱夜魅只能不自主地向後仰头挺胸。
  那一对丰满柔软的大奶子也为男人所重点关照,用绳子套在乳房的根部死命收紧到极限,直到两只要命的巨乳都被勒得像是要爆开一样,硬生生从衣物中蹦了出来才算为止,又用好几圈绳子来回捆在了暴凸怒挺的大奶子,绳索穿梭交叉,死命地将纱夜魅雪白的奶子勒成了像是糖葫芦一样的好几段,让这一对本就丰满傲人的巨乳又被活生生勒大了好几圈。
  「啧啧,这骚货大半夜打扮成这个样子,连内衣都没有穿,果然有着一副和色情肉体相称的淫荡本性啊!不过这家夥的奶子真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了,捏起来真是爽爆了啊!」捆好了纱夜魅的上身,男人顺手又使劲捏了捏那被勒得像是要爆开一样的大奶子,刺激得纱夜魅一阵娇声浪叫,才又细细地捆起了她的大腿。
  用绳子在这一对修长纤细却又具有健美肌肉的紧凑美腿上使劲勒了几圈,大腿、膝盖、小腿处各自捆上好几圈绳子,最後将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并拢在一起死死地捆住,连高跟鞋底尖尖的鞋跟都并好捆上好几圈绳子,完全不留给纱夜魅任何一丝能够活动的余地。
  「嘿,这个婊子还挂着一套绒毛披肩来着,看上去还挺贵呢,该不会是什麽大人物包养的情妇吧?」「管她有什麽关系,反正我们只负责抓人而已,不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就随便扔了吧。」男人抓起纱夜魅戴着的黑色披肩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嗤啦几声硬生生撕碎了她身上的连衣裙,白花花的性感肉体毫无掩饰地暴露在外,只剩下裹在修长美腿上的网状黑丝和脚下的高跟鞋没有脱去,才像是抓小鸡似的一把提起了被捆得像个粽子般的紫发女人,跟在同夥身後,逐渐隐没在了黑暗的小巷深处。
  「唉,果然又是这样的剧情走向麽,不过我倒是也习惯了~就是这些垃圾真的挺恶心的……」抓走纱夜魅的两个男人离去几分钟後,小巷中的垃圾桶突然砰砰作响,左右用力摇晃着翻倒在地上,一只戴着紫色项圈的黑猫从大堆脏兮兮的垃圾中爬了出来。
  「话说回来,魅让我变成披肩这种显眼的玩意进行穿戴,这样的情况下,随便是个什麽要『办事』的人都会扯下来乱扔的吧……这家夥,从一开始就是打着撂下我一个人乱搞的目的啊,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大小姐……」紫罗撇了撇嘴叹息一声,由垃圾堆中轻巧地翻身一跃,落地的刹那便催动着四肢向前一路小跑,漆黑的身影轮廓渐渐与深沈的夜幕融为了一体。
  ……
  「呜嗯嗯?!……呜呜呜呜?!!……哈啊,哈啊……你们究竟是什麽人,为什麽要抓我?」夜幕下疾驰的小轿车中,纱夜魅被遍及全身的绳子紧紧反捆着坐在後排上,嘴中塞着的脏手帕被一旁的长发男人用力抠了出去,浸湿的手帕上连着一丝丝晶莹的唾液细线,沾在紫发女人绯红的双唇边上显得分外诱人。
  「真是抱歉啊,对於一只即将贩卖出去的肉货来说,问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有些太多余了,还是让我用更好的玩意来堵住你的小嘴吧……」男人淫笑着使劲捏了捏纱夜魅被捆得鼓涨涨的雪白奶子,然後揪住她的头发向下一压,按着女人的脑袋将自己怒挺着的大肉棒从裤裆中掏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捅进了纱夜魅的嘴里。
  「呜呜?!……咕呜呜呜?!!……」粗大的肉棒一下子插进纱夜魅温暖潮湿的口腔当中,将她的嘴巴当做肉穴似的来回用力搅动着,纱夜魅美艳的面颊两侧都被撑得满满的鼓涨起来,在连续不断的抽插中被一下下地顶出了明显的肉棒轮廓。
  「喂喂,出手之前不要玩得太过啊,要是留下什麽明显的二手痕迹可是会降低交易价格的,想要爽的话就等拿了钱随便找家窑子就是了,到时候什麽种族的妓女都任你挑选,还不够你爽的麽?」前排负责开车的男人注意到了後面有些激烈的抽插动作,不耐烦地向着後面闷声喊道,语气中夹杂着为何现在偏偏轮到自己驾驶的深深怨念。
  「哈哈,不要担心,我只不过是路上有些无聊打发打发时间罢了,不会搞得太过火的,谁让这骚货的身子实在是太性感了呢,完全让人没法忍耐得住啊!」长发男人淫笑着掐了一把纱夜魅亢奋挺立的鲜红乳头,突然猛地用力向下按住纱夜魅的脑袋,在她口腔中高速抽插的大肉棒顺势朝向喉咙深处捅去,一下子深深插进了喉管的深处,在里面更加用力地来回抽送着。
  「唔咕……肉棒插进嗓子眼里了……没办法呼吸……哦噗噗噗噗……」纱夜魅的脑袋被男人死命地按住,口中含着直达喉管的大肉棒费力地为他口交着,大量飞溅的唾液口水在肉棒的高速抽插下由嘴唇边缘四散横飞,沾得汽车後排座椅上到处都是。
  「这个骚货的嘴穴简直太舒服了,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啊,简直……简直感觉肉棒都要在里面融化了一样,太爽了!」长发男人一阵惬意地大喊,捅入纱夜魅嗓子中的肉棒变得滚烫胀大,在女人温暖的口腔里射出了大量白浊的精液,更多浓厚的白浊液体甚至直接由纱夜魅被撑得圆鼓的嘴巴中漫了出去,噗嗤一下子溅得自己满脸都是。
  「好像弄得有点脏呢,得先擦擦乾净才行,你就好好呆在一边准备享受这趟快乐的旅行吧……」长发男人将被纱夜魅香唇紧紧吸住的大肉棒「啵」地一下拔抽出来,龟头表面还挂着几丝由口水和精液掺和而成的粘稠液体,然後又伸手捏住纱夜魅白皙的下巴,向她的嘴巴里强硬地塞进了一个中间留有孔洞的塞口球,「哢嚓」一声锁死在了脑後,又在嘴唇上面贴了好几层黑色的胶布使劲地勒粘住,几乎裹满了她的整个下半脸颊才停止。
  将被捆好堵嘴的纱夜魅放倒在後排座位上,长发男人才抽出了一旁的卷纸,小心翼翼地擦拭起了那些白浊的精斑痕迹。
  「呜呜……嘴巴刚刚才被那麽粗暴地强奸过,就被堵得这样死死的……喉咙里的精液还没吐出去,都灌到胃里去了啊……算了,就勉强当做正式开餐前的小点心吧,这里还是暂且先忍耐一下,等见到和他们交易的家夥再说……」纱夜魅半闭着勾人的媚眼,侧躺在座椅上不住地扭动着紧缚的性感娇躯,美艳的面颊上沾满了白花花的精液显得更加淫糜动人。
  「该死……我也想先下手玩玩这个骚货啊,那对大奶子捏起来的手感真是超赞的,唉……等拿了钱赶紧去找家窑子泻泻火吧,我得找那种奶子最大的牛娘来干个爽!」「嘿嘿,你就别抱怨了,赶紧开车吧,距离交货的时间已经没多久了,最近我们哥俩也帮那帮怪物抓了这麽多漂亮女人,送走这个肉货也终於能好好歇一段时间了。」後排擦拭着精液的男人笑了笑,俯下身子从後排跨到了副驾驶座位上,和旁边一脸郁闷的同伴说笑起来。
  「怪物?……按照他们的意思,也是就说这个失踪案的幕後指使者,并非人类,而是什麽妖怪魔物麽?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呢……」纱夜魅心中暗自盘算着,糊着一层浓厚精液的睫毛上下轻盈地眨了眨,默默地关注着两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约有半个小时後,汽车缓缓地停在了郊区一处废弃工厂门口。
  长发男人用力扯着一根系在纱夜魅白皙脖颈上的绳子,牵着满脸精液的紫发女人从车门里走了出来,纱夜魅脚踝处捆着的绳子依旧系得死死的,两条修长紧凑的美腿并拢着捆死在了一起,只能一跳一跳地甩动着两只被捆得发紫充血的大奶子,跟在男人後面勉强地小步跳动着前进。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客的气息,带着斑斑铁锈的大门在吱呀一声中缓缓打开,一行身穿纯黑西装、脸带双色面具的男人站在了废弃的工厂大门前。
  大约有十来人左右,虽然互相体型的大小相差幅度十分惊人,高个能有快三米左右,矮的却只有不到一米,但是他们却无一例外地,都戴上了涂有阴阳两仪的太极图案面具,於漆黑的夜幕之下释放出浑身诡谲的气息。
  在那些服装统一的西服面具人前方,身穿暗红色西服、肩披一件血红颜色道袍,脑袋上散乱挂着紮成辫子形状的红色发结的面具男人,似乎是这些人的首领,双手背在腰後,站在最前面迎接来客。
  「喏,今天晚上的肉货也给你们抓过来了,这样骚浪性感的美艳贱货可不多得呢,按照我们之前的协约,应该可以拿钱了吧?」牵着纱夜魅的长发男人旁,那个负责开车的同夥搓了搓手指,作出一个寻求报酬的手势。
  「放心,我们『黑阴阳』做事一向信守承诺,不过在支付报酬之前,我还需要先稍稍地验一下货……」为首散着火红色辫发的面具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双手背在腰後,慢慢地转至被紧紧反捆的纱夜魅身旁。
  「验吧验吧,反正单单是用肉眼也能明显看出来这是一块绝佳的媚肉了,无论是肉体的性感程度还是淫荡的个性,绝对都完全符合你们所需要的一切条件。」牵着纱夜魅的长发男人耸了耸肩膀,闪身让开了道路。
  「呜呜……呜嗯嗯……」纱夜魅那扭动着的紧缚身躯被面具男人拥入怀中,一只手掌发力按在被勒成葫芦形状的乳肉上,肆意揉捏把玩着被绳子勒成好几截的紫红色大奶子,另一只手则是顺着纱夜魅纤细性感的腰腹一路向下,手指插入微微流着淫水的蜜穴当中掏弄几下,又用指尖捏着兴奋勃起的阴蒂头来回地搓捏着。
  「确实是品质上乘的货色,不仅卖相顶尖,只是这样稍微玩弄了几下,下面就已经兴奋到滴水了……果然是个淫贱的小骚货,正适合当做本次特别准备的礼物送出去。」「呜呜呜……呜嗯嗯嗯嗯!……」纱夜魅的敏感部位被对方这样当做玩具似地揉捏把玩着,美艳的脸蛋不禁蒙上了一层微醺的潮红色,在男人怀中扭动挣紮着,止不住地从被胶布封死的嘴巴中不断大声娇喘浪叫。
  「等等……这家夥的下面,怎麽突然变硬了,而且还在变粗变长?!我靠,这他妈是什麽玩意?!」面具男惊愕地发现紫发女人那正被自己捏在指尖揉捏的阴蒂,似乎像是兴奋到了极点似的一下子高高勃起挺立,然而在下一刻,那粒嫩红色的阴蒂却并没有丝毫停止勃起的迹象,反倒是变得越粗越长,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只和男人一模一样的勃起肉棒。
  「扶她?!等等,这种阴蒂变化成肉棒的情况……你是『媚精魔』一族的後裔?!」面具男手中牢牢地握着纱夜魅膨胀的大肉棒,像是极度震惊似的,满头的发辫都隐约微微上扬。
  「砰!」
  一声剧烈的枪响爆发,长辫面具男那只握着肉棒的手臂被子弹整个贯穿,一下子脱力撒手,松开了紧紧握着的大肉棒,整个人在枪火的冲击力下止不住地连连倒退几步,浑身抽搐着跪下,死死捂住了那只向外激烈涌动血泉的下垂胳膊。
  只不过,从血洞当中喷出的鲜血,却是完全异于常人的幽深绿色,就像是画笔的染料一般浓稠。
  无声无息之间,纱夜魅已经解开了严密捆绑住自己上身的绳子,还被并拢着绑在一起的双腿踩着高跟鞋站在大摊散乱地上的绳索中间,一只手持着徐徐散着硝烟的微型手枪瞄准倒退的面具男人,另一只手则是在用力地撕扯着封住自己嘴巴的胶布,最後将绕在自己脑袋後面的塞口球环也轻松地解了下来。
  「呼……嘴巴被封得还真是死呢,这一层层胶布裹得,要撕下来还真是挺肉疼的呢……你们说是麽,『黑阴阳』的各位罪犯们?下一次可一定要记得提前仔细搜一搜女人的身子呢……」纱夜魅一手环抱在被勒出鲜红绳印的巨乳下面,用胳膊托起了这一对被生生勒成紫红色的大奶子轻轻地揉着,嘴角上扬媚笑着吹散了枪口的一缕淡淡硝烟。
  「哦,你们还得记住一件事儿,像刚才那样随便抓捏本小姐的宝贝儿,可不会有什麽好下场的呦~就和那边跪着的家夥一样……」妩媚笑着的女人下体处,那根高高挺立的肉棒像是示威般地来回抖了抖。
  纱夜魅轻轻撩拨了一下斜散在额前的刘海,一块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薄薄刀片被她捏在指尖,正是用了这块藏在指甲里的微型刀片,纱夜魅才在悄然间割断了捆绑自己的绳子。
  「警备道观的道术师麽?!不对,那帮自命清高的道术师是不会让淫荡成性的『媚精魔』加入道馆的,这麽看来的话……你是他们雇佣过来调查情况的私家侦探吧,媚精魔小姐。」散着长辫的面具男冷静地盯着纱夜魅火爆热辣的肉体看了一眼,捂着淌血的胳膊慢慢站起身来。
  「哦?看来你还是挺有头脑的嘛,竟然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不过我也是一样呦……名为『黑阴阳』的犯罪团夥,之前我就早有耳闻了,好像还是个以绑架贩卖性奴而出名的大型团夥呢~」纱夜魅半闭着修长的睫毛媚笑一声,「……而且,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黑阴阳』所有的成员统统都是由妖魔所组成的,是这样吧?」「哈,确实是这麽回事,不过那又如何?媚精魔小姐呦,让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即便我们同为妖魔一族,但是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就别想着再能完好地踏出去一步了!「辫发面具人直起身子,左右用力地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劈啪作响的清脆骨爆声。
  「生性淫荡好色、肉体性感诱人又具备相当程度的坚韧性,且全员均为女性组成的媚精魔一族,因为能够在性快感产生的同时由阴蒂中产生肉棒这一有趣的特性,可是市面上争先抢夺的极品性奴呢,据说这一族都已经被绑架贩卖得差不多了,货源极为稀少,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碰上一个自己送上门的骚货!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呐!」
  「呵呵,想要抓住我麽?很可惜呢,早在被你们的人带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在下体里藏进了追踪用的晶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几分钟,那些负责维护治安的道术师就会赶过来了哦~另外多提一句,这只小手枪,也是藏在那里的哦……」纱夜魅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指尖套着的微型手枪轻轻旋转,随时指向意图向前的男人。
  「噗……噗哈哈哈哈!追踪晶片?!婊子,你的脑袋是被烧坏了麽?看来胸大无脑这句话说的是一点都没错呢!」时间像是静止了似的稍微停滞几秒,然後,周围站着的面具人齐声爆发出讥讽的大笑。
  「你以为像是我们这样组织严密的团夥会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麽?!告诉你吧,就在这座工厂的方圆几十公里内,都由我们『黑阴阳』的成员布下了大规模的干扰结界,你那可怜的小把戏……是完全没有起任何作用的啊,而且你真的以为那帮呆头呆脑的道术师会赶过来麽?嘿嘿嘿……玩着侦探小游戏的媚精魔婊子,就在你做着美梦的时候,你已经完了!」涂着太极图案的面具下,辫发男人发出一丝邪恶的淫笑,随後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单臂重重一挥,其他几个站在身後的面具人就齐齐冲了出来,脚踏着如风的步伐奔向赤身裸体的紫发女人。
  「唔嗯……失算了麽……」纱夜魅眼见那些穿着西服的面具人从四面八方逼近过来,自己被绳子紧紧捆住的大腿却还没有解开,只能剧烈甩动着胸前滚圆的巨乳和下体膨胀挺翘的肉棒,向後一跳一跳地蹦躂过去,同时指尖的微型手枪瞄准冲过来了的家夥,「砰砰砰」当头几枪直射出去。
  「五方徘徊,土石拔地,体生金光,覆映吾身。」加速奔跑的几名面具人迎着散发火药气味的破空子弹冲去,双手合在胸前结出一个法印,沈沈的念咒低语便由太极面具下发出,全然没有任何刹车的意思。
  而後,夹杂在这些面具人与疾射子弹之间的空气骤起波澜,一层层泛着淡淡金色的涟漪波纹横空出现,像是一面无形的坚固盾牌般,在响亮的砰砰撞击声中尽数挡下了射出的子弹。
  「通晓法术的妖魔?!这下惨了,还以为是个什麽小案件就把紫罗给撂下了……」纱夜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转瞬即逝的慌乱,手枪中的子弹也已然尽数打光,只能一咬牙飞转腰身,握住枪托就要给逼近到自己身旁的高大面具人一个狠狠的面部肘击。
  「按行五岳,云淡风轻,席卷荒势,尽殆形体。」另一段法咒自太极面具下淡然咏出,逼近纱夜魅的高大面具人,顿时由健硕的四肢起瞬间缠绕上了层层的旋风气流,庞大的身躯在刹那间,就由纱夜魅的视野当中完全消失。
  「咕呜……噗哈?!!」身材壮硕的面具男,在瞬间一个难以用肉眼捕捉的平移,浑身带风地绕到了纱夜魅身後,卷动着层层气流的重拳一下子猛地击打在了她平滑白皙的小腹上,凸起的指头拳骨深深陷没进了小腹肌肉当中,一拳就打得纱夜魅从口中喷出了好几股胃酸,手枪脱手打着倒旋飞了出去,弓起身子痉挛抽搐了好几下,才像是残废似的,浑身瘫软地倒在了地上。
  「果然传闻说的没错,媚精魔一族虽然体质特殊,肉体拥有极强的癒合能力,但是本身却并不具备什麽使用术法的能力,也正因此,才会沦落到整个种族都被当做淫贱的肉便器母狗来使用啊……这也正是你的下场了,婊子。」披散着辫发的面具男人淫笑着走近了瘫软在地上的纱夜魅,一脚重重地踩在了她下体怒挺着的大肉棒上,用皮靴的後跟使劲地碾着。
  「呜哦哦哦?!呀哈哈哈哈?!!不要……快……住……手……噢噢啊啊啊啊!!!……」纱夜魅双眼向上翻白,大声娇喘浪叫个不停,高高挺起的肉棒被皮靴死死地踩在脚下,像是被生生折断一样整个弯折了九十度,发红肿胀的龟头被压榨得不停向外喷出浓稠的精液,犹如喷泉一样飞上空中又洒落下来,斑斑点点地洒了自己一身。
  「媚精魔婊子,你也知道疼痛的感觉麽?哈哈,我那条刚才被你开枪射穿的手臂,论疼痛感可是比你现在要强上好几倍呢,你可得给我好好地奉还回去啊!」辫发面具人上下试探性地抡了一圈被子弹打穿的手臂,胳膊上向外溅着绿色汁液的创口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然于无声无息间完全癒合,合拢的肌肉甚至硬生生将嵌在里面的子弹给推挤了出去,完全看不出一丝受过伤的痕迹。
  「对了,刚才有些失礼,我还没有做个自我介绍呢……我之名为『疯辫」,属於『黑阴阳』中稍微高级一些的干部,负责掌管本地的分部,很荣幸……能够在这里好好地把你给玩残!」疯辫披散着瀑布般甩动的长辫,自面具下发出了阴沈残忍的笑声,然後又是一脚重重地跺在纱夜魅肿胀变形的肉棒上,噗嗤一声又生生榨出了一大股白花花的精液。
  「噢啊啊啊啊啊!!呀哈哈哈哈哈?!!不要抓……不要抓那里啊……喔噢噢噢噢!!!要死了,要被直接扯断了啊啊啊!!!」纱夜魅那红肿鼓胀的肉棒被疯辫用力一把攥住,像是要捏爆一样五指死命地挤压着肉棒,把本就变形肿胀的肉棒给生生捏成了一节节的,然後又用力向上一扯,竟然拽着纱夜魅的大肉棒把她从地上倒提了起来。
  「呀哈哈哈哈?!!……快……快放我下来……你这个变态混蛋!」「啊,我确实是属於变态之流呢,还真是蒙你夸奖了,媚精魔婊子!好好尝尝这个吧!!!」疯辫捏着纱夜魅那被扯得细长的肉棒将她淩空倒提起来,解开裤带就是使劲一挺腰身,将自己那根粗大规模远比纱夜魅更甚一筹的大肉棒猛地插进了女人的嘴巴里,就这麽倒提着她拉长变形的肉棒在半空中起劲地强奸纱夜魅的绯红小嘴。
  「咕嗯嗯嗯嗯?!!……噗哈咕呜呜!!!……」巨大的肉棒一下子就完全撑满了纱夜魅的口腔,连柔滑的舌头也被肉棒死死地压住,完全没有任何挣紮余地,嗓子眼都被抽插进出的肉棒彻底堵满,几乎都要伸到了胃袋中去。
  「哈哈哈,媚精魔的肉体果然上等,只是强制性地口交而已就能带来这种满足感,真是不错啊!」疯辫满足地大笑一声,挺着胯下的大肉棒对着纱夜魅的小嘴又是狂插了好几十下,高高凸起的肉棒轮廓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激烈地来回进出着,一直捅到纱夜魅翻着流泪的白眼快要昏过去了,才狠狠一掐提在手中捏的红紫的媚精魔肉棒,像是榨汁一样噗嗤一下生生挤出了一大股白浊液体,才淫笑着在她的嘴巴里射出了大量滚烫浓稠的精液。
  剧烈喷发的精液从纱夜魅的嘴角止不住地喷溅出去,呛得她几近窒息,那根被疯辫抓在手中的拉长肉棒似乎也被刺激得进入了高潮,哗啦一下子像是泉涌似的向外狂喷精液,溅得握住肉棒的疯辫满手都是,然後又顺着纱夜魅性感的小腹马甲线向下缓缓流淌,倒流在她滚圆硕大的奶子下乳,直至滴在她失神的美艳脸蛋上,在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大摊。
  「把这个媚精魔婊子带走好好打包,这次送给那边的节日礼物就用她了,有这种极品的媚精魔肉货在,足以表示我等『黑阴阳』的诚意。」疯辫松开了手握着的已经被扯到红肿发紫的变形肉棒,将媚眼倒翻、伸出舌头,浑身抽搐着不停从龟头中喷出股股精液的纱夜魅扔在了沾满精液的地面上,身後几个待命的面具人立刻俯身上前,按着纱夜魅的脑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後,用绳子将她像是肉粽一样严严实实地重新捆死。
  绳子在纱夜魅不断抽搐的娇躯上交织缠绕时,她那根紧紧挨在蜜穴口上方的大肉棒还在不断剧烈抖动着疯狂射精,连正忙着捆绑她的面具人都被乱七八糟涂满了大半边西服,於是就像是出於报复的恶趣味似的,负责捆绑的面具人用绳子在她那根喷着白浊液体的红肿肉棒上来回用力勒了好几圈,然後猛一收紧,将肉棒整个勒成了一节节的肿胀葫芦状,龟头被勒得红得发紫,强制堵住了不断向外流淌的精液口。
  「噢啊啊啊啊啊?!!……」
  「等等……疯辫大人,那个,既然这个女人是那种最为抢手的媚精魔货色,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报酬,也能够稍稍地上涨一些?」将纱夜魅绑架过来的两个人类这时又凑上前来,来回搓弄着手掌向辫发面具人支声。
  「哈?要涨报酬?呵呵,你们不说话我都差点忘记你们的存在了,不过既然你们提了……」疯辫用沾着精液的手掌搭在了长发男人的肩膀上,来回摩挲着擦了擦,「那我就给你们想要的好了。」「感谢疯辫大……人?……」忙着点头作揖的两个男人,动作陡然一滞,似乎暂停了一样定格住身形。
  疯辫随意地一甩脑袋,暗红色的道袍轻轻抖动,那些像是长蛇般舞动的散开辫发,便犹如锋利的利刃一般,刹那间在两人的脖子前划出了一道整齐的弧光。
  「报酬呢,要价高点确实是无所谓,不过啊,你们连仔细地搜身都没有,就带着不明身份的女人进入『黑阴阳』的本地分部,所谓千里之堤溃於蚁穴——这样的错误,可是无法原谅的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