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幻龙王淫传
幻龙王淫传

幻龙王淫传

百年前,天下第一奇人幻龙王,凭自身实力力败天下武林各派,并将各派武学收集成一本奇书《伏魔宝》,除了武学更有兵法,及各种奇物,江湖中人人争夺。後因其子雷龙而遭天界围捕,雷龙在争夺中遭到误杀,龙王愤而打败天界六神(不动明王,大星天福神,惠比寿,菩提达摩,金刚力士以及弥勒佛)。後败於千手观音,遂遵守承诺交天界看管百年。百年後,用转生法使雷龙重生,後因故失散。雷龙巧遇峨嵋弟子紫琼,两人误闯轩辕古尸洞中,雷龙被关入古尸壳内,身体却被吸进从幻龙王处得来之下半部宝之中(其中暂且不表)。而紫琼为救雷龙,拔去妖尸古剑,而被女妖附身。 

************雷龙出壳後,向紫琼招呼,不料却被她持剑攻击,因为轩辕女妖与幻龙王有仇。但雷龙在宝中武功大增,女妖强攻不下,当下心生一计,「雷龙!」大叫一声,便扑向他。雷龙莫明其妙,不知道紫琼为何一会儿向他攻击,一会又在他怀里哭起来。紫琼哭了会,便道∶「你知不知道,你被关这麽久,我在外面可着急呢,你没事吧?」雷龙轻拥住她道∶「当然没事啦。」「那就好。」女妖一抬头,用水灵的眼睛透出一股股妖淫的媚意∶「不过,你体内好像有一股毒力呢?」雷龙知道是刚刚胜男(他的未婚妻,血魔之女)下的,又不能明说,而且也太复杂了,遂不禁支吾起来。女妖知道他有难言之隐,知机说道∶「那麽,我来帮你吧,我们峨嵋派有解淫毒的秘方喔!」说着,便将丰满浑圆的胸脯靠在他胸膛上摩擦。雷龙被她磨得心头欲火狂炙,问道∶「什麽秘方呀,有效吗?」「当然有效呀,一会儿把毒泄就没事了。」说完,便把雷龙的肉棒掏出来。突然一惊,原来雷龙天生异禀,一根肉棒又粗又长,足有常人的三、四倍。女妖生前淫荡成性,见识不少却少有见过如此「上品」,心中大喜,玉手握住阳具抚弄,朱唇微张,香舌便把阳具纳入口中。只见女妖伸出香舌,轻轻扫过龟头,玫瑰色的唇瓣含入硕大的阳具,开始不断舔起大肉棒来。她先深深含到根部,再慢慢抽动着。雷龙感受到刺激的快感,一只手按着紫琼的头发,另一只手则顺着她莹白的皮肤滑下,伸进那仅能罩住大半乳房的衣服内,用力揉捏着温滑柔嫩的软乳,把女妖揉得呜呜直叫,口水顺着肉棒滑下。雷龙解开女妖的衣服,现出一双娇艳挺立的雪白双乳。雷龙身势一移,便把肉棒夹在双乳之间,大力搓揉。一边又更深入女妖的口中,把紫琼的樱桃小口涨得大大的,他双手抓握着那白嫩棉揉的雪乳,前推後拉的上下搓弄,好像要把它捏碎一般,玉乳不断在他手中变换形状。约莫抽差了盏茶时分,雷龙只觉一畅,狂吼一声,抓紧紫琼的头猛力抽插,便将一股精液直射入女妖口中。雷龙肉棒一抽,剩下的精液全打在紫琼的脸上以及胸部上,白浊的精液使的紫琼看起来更妖艳。女妖还将雷龙肉棒上的精液一一舔尽,问道∶「如何,毒散了点吧?」雷龙点点头,女妖说道∶「只要用我的处女阴元即将毒彻底清除。」也不管被附身的紫琼答不答应,便把湿淋淋的内裤除下,现出一具晶莹剔透的玉体诱惑着雷龙。雷龙上前将肉棒对准小穴,轻声问道∶「我要进入了,可以吗?」女妖点点头,雷龙一挺,「噗嗤」一声,肉棒就插入紧窄的密穴中,女妖一声娇呼,语气满是满足的快感。雷龙一听这声娇呼,兴奋的大力抽插,肉棒在充满淫液的阴道上穿插,被附身的紫琼起初感到一阵疼痛,但不久就被快感所取代,顺着女妖的意思摇动纤细的腰肢,使得雷龙更加大力抽插。紫琼已经被快感淹没意识,雪白的喉咙发出一阵阵浪叫,犹如淫娃荡妇般,更被女妖控制得扭动旋转那圆润的粉臀,配合着雷龙那硕大肉棒的强力进攻。雷龙将紫琼娇艳挺立的玉峰一把握住,大力地揉捏起来,一面吸吮着俏丽的嫣红乳头,一面掰开雪白得臀肉。紫琼的蓓蕾已被雷龙的硕大称到极限,白嫩的柔肤也已被潮红占满,双腿紧紧地夹住雷龙的腰臀,疯狂的摆动,细滑的两团软肉像是要被抓爆。雷龙、紫琼抱在一起,紫琼伸出香舌卷住雷龙的舌头,互相吸吮,吻住对方。紫琼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对雷龙的爱意,雪白的喉咙颤抖地说道∶「雷龙,我┅┅爱你,我是永远属於你的!」雷龙听了又忧又喜,喜的是紫琼接受自己,忧的是怎麽对胜男交代。忽然,雷龙觉得紫琼的嫩肉一阵紧缩,喷出大温热的淫液,撒在龟头上。雷龙也抽出肉棒,射出大量的精液打在紫琼洁白的小复合晶莹的玉背上。紫琼只觉得一阵晕眩,便倒在雷龙的身上,柔软的胸脯贴着雷龙坚硬的胸膛,任谁也看不出来,这名赤裸裸被征服的女子,竟是峨嵋派严守清规的女弟子。

当雷同与紫琼满布云雨之际,宝内也正发生变动──只见猎人阿三正抓着一名婢女狂,那名婢女的密动被阿三的肉棒插得淫水「噗,噗」直冒,一对丰盈的双乳被掐住,五指得陷入雪白的嫩肉中。抽插了百多下後,阿三才把精液射在婢女的脸上,转过头对胜男说∶「你下的毒我已经完全解了,这场考验算我赢了吧?」胜男摇摇头,道∶「不行,刚刚我感觉到,雷龙比你早一步解了毒,所以,是他赢了。」阿三心里头盘算,如果得到胜男,不但得到一个漂亮老婆,更有作靠山。不管她愿不愿意,只要先把她霸王硬上弓不就行了?於是,便耍赖道∶「不管你答不答应,你还是得作我的老婆。」胜男一怒,便愤而出手。阿三将战甲与衣物随手一披,就和胜男打了起来。阿三尽得宝上半部真传,与胜男勉强打了个平手。过了几回合,阿三忽然心生一计。他窜到方才用来泄欲的婢女群旁,一个一个的扔到五行旗军里队伍行旗军说∶「这些女人,就赏给你们了。」五行旗军是幻龙王当年为了克制血魔手下高手,所组织的一支军队,只听一人号令。如今听得阿三这麽一说,欢呼一声,每一旗抓住几个侍女,一同轮奸起来。金旗军抓住的侍女,被金属制的肉棒插得狂叫连连,冷冰冰的感觉直传进阴道中,更增进快感,并不断的扭动浑圆的臀部配合着金旗军的冲刺。木旗军则是抽出一些树藤,依照sm的方式,把侍女们紧紧的捆绑住。婢女们雪白的胸脯被挤的凸出来,像两只小白兔似的晃动着。上面各有两粒鲜红的樱桃,被木旗军一口含住吸吮,蜜穴和菊花门各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动着。水旗军则接到几个带有成熟风味的婢女,他们面带鱼鳞,跟鱼长得一样。只见他们拉开下摆,「呼」的一声,各自飞出一条触手似的阴茎,窜进了婢女们的玉门,婢女们顺着触手摆动着腰肢,胸前两团雪白的肉球不住晃动。触手转了个弯,就将浑圆的乳房卷住,有的伸进她们口中,直进喉咙里头。另一边,火旗军正压着几个巨乳侍女疯狂的干着。他们火热的肉棒夹在坚挺浑圆的丰乳间,大力揉捏并挤出不少乳汁,浇在灼热的龟头上,用来平熄他们的欲火。

土旗军早已把分到的婢女们搞得精疲力尽了,白皙的胴体被精液弄得狼狈不堪,却仍不被放过,继续被摧残着。胜男看见这种景况,早以气得脸色发白,一时不察,被阿三一记幻龙拳幻化出的球型罡气打中。阿三立展身法,飞身跃至胜男身边,却被剑王阻挠。就在这时,胜男却被一股力量吸出宝去。剑王等人热战正酣,五行旗忙着奸淫侍女,皆无法插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胜男逃走。第三回雷龙与紫琼欢愉过後,才发现紫琼裸露的躯体极其淫态。并感到一股妖气充斥,遂发觉是轩辕女妖附於其身。这时,他早已穿戴整齐,正要探询,不料女妖早一步持剑攻来。激战中一剑刺进战甲中的宝,破开缺口将胜男放了出来,女妖持剑砍向胜男,却被雷童挡下一剑。胜男见雷童为她挡下一剑,心想∶「这小子还不错嘛。」女妖剑势一转,一剑刺破战甲。雷童趁势拍住妖剑,运劲一折,妖剑应声而断。女妖淫魂从剑中飞出,正巧宝被剑破开一个缺口,阿三与五行旗军化为一团邪恶之气飞出,与女妖魂魄融合天遁而去。紫琼失去女妖控制,回复了神智。昏倒在地上,雷童俯身细细查看,胜男心里微微感到忌妒。略带醋意的说∶「怎麽,你跟这个峨嵋女孩很好吗?」雷童看出她在吃醋,之前又整过他。於是便促狎道∶「对呀,我们早已苟合过,幕天席地不知有多快乐呢,你羡慕吗?」胜男气的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骂道∶「你无耻。」顺手一招就攻了过来。雷童运起所学武功周旋,一面打,一面观赏她的好身材。胜男常住深山,身上穿的是一件苗女的衣裳,坚挺的胸脯高高突起。略宽的迷你窄裙根本藏不住裙底风光,随着踢腿飞起之时,便可看到丁字裤陷在肉缝中的情形。两片雪白的臀肉一看便知是学武之人特有的健美,连着丰盈的大腿形成窈窕的曲线。一翻激战後,胜男由於负伤在先,渐渐地支持不住。被雷童击倒在地,雷童顺手扯下她的头巾,露出一头俏丽的短发,配合着晶莹的大眼流出的泪珠;正形成一股倔强的柔媚之色。胜男贵为血魔之女,娇生惯养又何曾如此遭人欺负,雷童更故意格着衣服大力揉捏她的胸部,不一会儿,犹如两颗小樱桃般的乳头逐渐涨了起来。雷童一手捏着乳头一手拉起丁字裤,使其深深陷进屁股缝里,那无人进入的神秘禁地便展露的一览无遗,手指伸进其中逗弄着,毫不理会胜男的哭喊。雷童撑开她紧闭的雪白双腿,将手指拿到她的面前∶「看,这是你那淫乱的液体,你还不承认你需要男人的爱抚?」「不,这不可能是我。」

胜男想反抗,却被雷童扯碎了衣物,露出一双份量不轻的大竹笋奶来,羊脂似的嫩体横陈在地上。雷童把撕碎的衣物铺在地上,将胜男抱起来,摆在上面,用力扭过胜男的下颚,朝她双唇又凶又猛的吻了下去。香舌被恶意的吸吮着,雷童又掏出硕大的肉棒,硬是塞入胜男的小嘴里。「呜┅┅唔嗯嗯┅┅呜呼啊啊┅┅」雷童的肉棒因为受到胜男舌头蠕动的刺激满足的呻吟着。肉棒把胜男的嘴塞的满满的,不断的摩擦中酸味频频传来,直把胜男吸的想吐,痛快地让雷童不时朝前猛顶一下,只顶得胜男双眼直翻白,那樱口儿鼓裂裂的口水直流。雷童只觉一阵奇爽,抓住胜男的头插了一下狠的。只听胜男惨吟一声,浓浊的白浆占满了胜男的小嘴巴内,甚至溢出鲜红的双唇,透出一股淫媚之色。雷童将胜男压在身下,巨根对准她的玉穴,猛力推进,一下子便贯穿那白的透明的玉人儿。胜男感到一阵下体被撑裂的疼痛,「啊」的一声痛喊着。当处女的最後一道防线被攻破後,胜男死命的想推开他。起初雷童粗暴的抽动着,後来却慢慢的温柔挺进着。而胜男随着如电击般的快感,悲喊出声却化成一段段娇喘。雷童一边舔着晶莹的泪珠,一边温柔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麽粗暴的。等一会儿就不痛了。」说完,下身的巨根开始狠狠的抽送起来,下下到底的直抵花心。双掌各捏着她粉胸前两只粉白大乳,下面狂抽猛插,上面则不停抓着胜男胸前一对肥美粉乳。插了五十下之後,又站了起来,把胜男转了个面,从背後抽插起来。大肉棒犹如一根火热的铁棍,插的肉穴淫水直流;胸口一对坚挺的大竹笋奶疯狂的前後摆动,晃出一团白色乳浪。雪白的大腿无力支撑充满快感和痛楚的肉体,胜男口中发出淫荡的呻吟。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承受着雷童小腹无情的撞击。随着「啪!啪!」地声响,胜男的两片臀肉现出红潮。雷童顺手就抓住了两颗粉白乳球,大肉棒插得胜男欲仙欲死,顺着胜男淫乱的叫声,就是一阵疯狂快急的直冲猛捣,抓紧了手中两团丰满软肉,大力一喝,巨棒就在嫩紧的窄穴内灌入温热的精液。雷童抽出大肉棒,只见白浊的液体混着些血丝流下,大肉棒依然坚硬,雷童便把它塞进那细窄的乳缝中,用力抓捏粉白的大竹笋奶,上下搓动。红热的嫩肉从指缝间被挤出,渗着晶莹的汗珠,使胜男的脸看起来,既淫媚,又冷艳。突然,雷童的手一紧,肉棒一抖,「噗滋」一声,精液狂喷而出,铺满了胜男的头上,脸上,以及粉白的大乳球上。

发泄後的雷童拥住了冷酷娇媚的未婚妻,轻吻着弥留状态,轻咬着指尖的玉人。这是以前讨厌她时,从不曾做过的。雷童凑在胜男的耳边,轻声问道∶「我的好娘子,刚才舒服吗,有没有弄痛你?」胜男红着脸,嘤咛着∶「人家还没说要嫁给你呢,干麻这样叫我?」雷童莞尔道∶「我们都已经行过房了,你还不嫁我吗?」胜男问道∶「那,那个峨嵋姑娘呢?」雷童真挚地说∶「她也是我所爱的人,我不能辜负她。如果你愿意,可以跟她一起嫁给我,毕竟我爱你多一点,不是吗?」胜男听他讲的十分诚恳,心里想了一会儿,已经做了决定。她搂住雷童,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道∶「这算不算是答应呢?」雷童抱住她,开心地说∶「算,当然算。」胜男又忽然道∶「你以後不可以再对我那粗暴喔!」雷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放心,以後都不会了。」两人相视一笑,互相拥抱而眠。第四回一夜过後,曙光出现,紫琼缓缓转醒过来。雷童正想跟紫琼商量一下,却听几声大吼,洞内妖尸已经向他们扑了过来。

三人赶紧各施轻功逃出洞外,分别迎击妖尸。正在拼斗时,忽然从旁跃出数人加入战场。紫琼仔细一看,原来是大师兄屠龙,师姊银花,及师弟三人。六人合力解决不少妖尸,从容而退。紫琼高兴地与师兄弟们相见,顺道介绍雷童他们。互相答礼後,紫琼便问道∶「师兄,你们怎麽会到这里来呢?」屠龙答∶「因为担心你遇到危险才协同其他前辈一起来的。」说完,又指指身後∶「看,他们不是来了吗?」紫琼细目望去,惊见数道人影矗立,不由问道∶「这些位是?」屠龙一一介绍,他指着一位须发皆长的老僧∶「这位是无相大师,」又撩眼望望两个头戴斗笠的剑客∶「这两位是昆仑九剑。」「咦?怎麽只有两位?」屠龙便一一细叙,原本与他们同来的还有全真派黄真人,与无相大师的师弟无色。但在轩辕古洞遇到转世回来的天魔,在转生中出了差错,与阿三及轩辕女妖混在一起,变成了一个犹如小童般的丑恶怪物。他先杀了无色大师,黄真人及昆仑九剑力战於他,却被杀得只剩两个。幸亏无相大师带领他们逃走,才逃过一劫。话才刚说完,只听一阵异样长啸,屠龙惊道∶「不好,他来了!」众人望向无色大师。「我们先藏匿於树上,再在地上布下陷阱,跟他拼了。」这时,雷童向他说道∶「大师,可否请那位拿铁铲的朋友,在地上挖个大坑呢?」那人道∶「行,没问题。」拿起铁铲伫於地上钻了下去,不一会儿便钻了上来∶「行了!」於是六人立刻潜於树上聆听(昆仑两剑早就吓跑了)。

他们细细数着∶「4┅┅30┅┅50┅┅158┅┅250┅┅!?」「难道┅┅是爹的┅┅」雷童喊道∶「五行旗军!」不错,由於天魔和阿三合体,所以他能指挥五行旗军。只见战锣密鼓,天魔大军杀到。来到树下无相大师布下的伏魔铜人力刻展开攻击,「只凭几个铜娃娃便想阻挠我,态天真了,魔光斩!」天魔双手射出魔光,连成一道锐利的光轮,削在伏魔铜人身上。想不到铜人身躯一挺,竟破了魔光斩。天魔吃了一惊,连忙指挥五行旗军攻上,雷童见机不可失,与无相大师飞身下树尽展所学。天魔看着眼前的战衣少年,知道他是幻龙王的儿子,想到如今变成一副丑陋的样子,不禁大怒,便运用自身的魔功,将阿三与轩辕女妖带回人世。阿三仍是穿着一套变形战衣,而轩辕女妖则是一位短发,妖艳绝伦的媚色女子,上半身的软甲紧紧包裹住一身柔嫩软肉,衬出一对美好身材。坚挺的双峰几乎被挤的突出来,脸上带着淫荡妖媚之色,不住的媚笑着。雷童存心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身形一转,幻化出数十个雷童来。无相大师惊道∶「啊,这是魔影遁光法!」只见无数雷童在他们身边游走,各给了阿三与女妖一巴掌,正想连天魔一起打时,却被天魔一手抓住。想不到另一旁的雷童又给了他一巴掌。这下可惹火了他,要用雷童的血冲破生死玄关,阿三早就看得心痒痒的,施出武当梯云纵,与雷童过起招来。无相大师正要上前帮忙,却见一道香风扑来,只见轩辕女妖扭着丰臀,荡声道∶「唔,可爱死了,我来陪你玩玩吧。」三人配好对手,便各自动起手来。众人中却不见了胜男,原来她去找雷童之母帮忙。不久之後,铜人有的被巨木撞倒,有的被天魔连头带脑削去,铜人阵便被破了。天魔又袭向树上的紫琼等人,先杀了她的师弟,又再重伤屠龙,抓住紫琼玩弄雷童的心智。雷童却定住心神,将幻龙神功提升至顶点,全身布满金色铠甲,要与天魔一决生死。

可是,另一边的无相大师可就香艳多啦。只见女妖以充满淫亵意味的媚眼环视着无相大师,大师口念佛号,胯下肉棒却早已挺立如柱。女妖掏出肉棒,含入口中吸吮,一手则抚弄他的两颗铁丸。女妖的下身只有薄如蚕丝的衩裙,丁字裤深陷入肉缝里,淫水已经沿着晶莹洁白的大腿流进长靴里。突地,无相大师猛力按住女妖的头向下压,把女妖的小口撑得大大的,「噗咻」一声,便在女妖嘴里射了一次,拔出被含得晶莹的肉棒,连丁字裤也不脱,便直接插进女妖的蜜穴中,发泄其数十年的性欲。女妖跨坐在大师得身上,不停地扭动纤腰,一双坚挺的乳房不住上下跳跃,口中叫道∶「噢┅┅好啊┅┅再来,继续啊┅┅不要停啊┅┅」无相大师抓着雪白的玉峰十指狠狠掐入,施出大力金刚指力爽得女妖连声淫叫,女妖丰臀耸动之际,都把大师得粗大肉棒尽根吞没,玉臀不断旋动配合大师的冲刺。内壁的夹吸蠕动更让大师兴奋,肉棒不停地干着她的小穴,不一会儿便抽出肉棒,将大量的精液喷洒在女妖那妖艳淫媚的脸、颈跟白嫩的雪乳上,两人才倒在地上喘息。第五回当树林里热战正酣的时候,幻龙王也从海底经历了一场大战。原来幻龙王被阿三施以毒计被打成重伤,幸得猎户村的孩子们所救。却因为海底龙宫的章鱼妖喷射毒液导致孩子们毁容,龙王愤而下海讨公道,龙宫数百士兵尽被收伏,被无上功力吸进体内,如今,正与龙宫主人海龙王对峙着。坐在皇座上的海龙王不屑地问道∶「哦,那你是来讨个公道的吗?」幻龙王∶「不错!」海龙王∶「那容易。」说完,五指一紧,便把兀自笑着的章鱼妖头部给抓得稀烂∶「这样,你满意了吗?」「哈哈┅┅爽快,够爽快,那笔账你替他交了,现在,你还是得跟我走。」「可恶,你也太欺人太甚了!」海龙王须角一张,犹如利刃般袭到。幻龙王运起幻龙神功,射出一名蜷曲成球的士兵,把须角刃震开,人球又巧妙地击中海龙王下颚。海龙王愤怒地说∶「好,如果你能够打败我,那就跟以前一样,什麽都听你的。」血盆大口一张,数十条巨大海蛇飞奔而出,怒袭向幻龙王,「好,那就来活动活动筋骨吧!」双手一深,便抓住一条海蛇,用力一卷,就把几十条海蛇卷起来,当成石柱把海龙王撞了出去。幻龙王走到它面前,对它说∶「该跟我走了吧,紫─郢─剑。」另一面,雷童和天魔正展开殊死斗。一个是初生之犊,勇猛如虎,又有幻龙神功护体,锐不可挡。一个是百年老将,功力深厚,老谋深算。两个人起初势均力敌,不过雷童逐渐被打成平手,心中暗道不妙,更是加紧缠斗,望能使其他人脱困。可当他环顾四周,不禁心头凉了一半,屠龙重伤不死被师妹银花搀扶着。紫琼倒在一旁不醒人事。天魔突然心生妙计,吩咐五行旗军暂阻雷童,然後飞身跃至阿三身边。阿三惊道∶「哇,你┅┅你要干什麽?」天魔笑道∶「放心,我是来帮你脱胎换骨的。」说完,抓住阿三,伸出手指往他头上一划,阿三头皮就开了个缝,里头的肉体幻化成一股形体跳了出来,天魔对他说∶「现在我帮你摆脱外物的束缚,让你的功力提升,这样就有希望打败雷童了。」阿三的形体不断变化,雷童藉此看清了阿三的生平,他事母极孝,又生性好色,不一会儿阿三就变成了个彪形巨汉,朝着雷童扑来。幻龙王座下剑王急来护驾,与阿三打在一起,剑王手中长剑变换流转,一招「落日飞升」袭向阿三的下盘,阿三剑招拆招,一瞬间已过了百招。至於无相大师呢,他三十年的性欲果真不是盖的,抱着轩辕女妖不断变换花式,现在正在树旁从背後插着轩辕女妖。只听一阵阵小腹撞击的声音,女妖那丰满的大白屁股早已被撞的红肿火热,胸前白嫩的豪乳不住的前後晃动,疯狂的浪叫配合着「滋滋」的抽插声,更显得淫媚动人。无相大师大叫一声∶「我要泄了!」女妖赶忙转过身来,一口含入大肉棒,来回的吞吐、吸吮,口中香舌舔吮着马眼,又用两颗肉球磨蹭着肉棒。大师惊叫一声∶「出来了!」一股又浓又热的阳精把这骚浪蹄子喷个满头满脸,轩辕女妖一面舔着阳精一面媚笑,显得妖艳迷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