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老姐
我的老姐

我的老姐

在国中时期的我,虽然连一次性经验也没有…但a片倒是看过不少…总是在凌晨四点多,趁着家人熟睡之际,身体就不由得的自动爬起来,走到客厅~打开电视~转到锁码频道…奇怪的是…不管睡前做了多激烈的运动…那怕是跑完5000公里)精神就像刚喝完一打鸡精般抖擞,而且不管天气再冷…温暖的被窝也抵挡不住a片对我的冲击…哈哈现在想想,当时如果能把这种精神转到学业上…我早就是建中的榜首了…唉可能是想当时我正值青春期,对性开始生成好奇吧…所以不想把我揭穿噜…不过,唯一例外的是可恶的老姐…(当时她就读北x女中)…总是在我进行夜间秘密行动时,有意无意的就从她房间走出来喝水…幸好她有张良计,我也有我的过墙梯…我已经培训到转台~收老二~可以同步进行所以还是没被她抓包过…呃,仅一次啦…之后会提到噜~~在学校上课最得意的壮举,就是全班女生的内裤我都看过…在某堂课(不好意思讲)会安排男女生面对面的坐,而且当时规定女生一定要穿裙子…嘿嘿…所以喽说也奇怪,女生她们真的都蠢蠢的…还是她们也故意让我们这群小色鬼打饱眼福总是「不小心」会张开脚…然后…我们就得用吃奶的力量压住小老弟…以防它出头天因为夏天的制服裤子很短,老二过长的,有可能会从裤管缝探出头来…哈哈…总而言之国中的三年是相当快乐的,根本没有什么压力~那些为了统考而跳楼的…如果在我们班待上一个学期,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不开喽…嘻嘻~~国中时,最流行的莫过于灌篮高手了…每个人都深深的中了毒,在短短的下课十分钟…球场挤满了人,十分钟后,又恢复平静…在上课时间,脑中回荡的…也是比赛战术阿…或者是刚刚的比赛中有那儿可以改进的,上课实在迫于无奈幸好老师都是刚从师大毕业的…而且都清一色是女的…刚好又都长的不赖…我上辈子不知道干了什么好事…老师正倒也罢了,班上女生更是…这样说好了…在班上普通等级的,在外班绝对是班花…因此在下课时,班上总是有一大群外班的「野孩子」…站在门口品头论足…哈哈…真悲哀呀…班导为了让男女生相处的更融洽,所以采取「莲花座」的方式…哈…我的左邻右舍都是女生仿佛置身花园…仅一个爽字了得…透过袖口,可以观望她们胸罩的肩带…一到夏天,只要一个流汗…女生有穿制服跟没穿一样~~喔…真是天堂好噜…第一话就先到这儿好了…废话太多也没什么意思~~先形容一下我老姐吧,她当时高一…长的还算可以啦,可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那么多年,看习惯了…有人说他长得像林嘉欣…哈~哪有…她还轮不到勒…不过是越来越多人酱子说…寡不敌众…我也只好承认噜…身材嘛…我到没有跟她讨论过…可能仅b罩杯吧…不过她蛮瘦的,所以整个看起来还ok啦…内裤好像全部都是白的…胸罩好像也是…反正我们都是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让老妈洗…所以喽…别人一心想得到的圣品…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件丢在洗衣篮里的内裤及胸罩,而且还跟我的臭内裤躺在一起…ok,先介绍到此…我总是会在天刚破晓时,独自一人到公园练球…在某个炎热的夏天,我依然在上课前跑去打球…可能是当天晚上射太多枪了吧…打一下下就累的不行回家噜,而且也懒得冲凉…到家后就直接倒在沙发呼呼大睡了起来…老姐的当天要穿的绿色制服刚好就摆在沙发上所以喽…就被我当成被单压在下面…睡梦中…还是球场上快意奔驰着…直到我被莫名的叫声给惊醒,原来是老姐的叫声…我不高兴的说「干叫那么大声啦…吵死了…」她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夹到我的制服啦…」咦??「夹」…不懂…啊…奇怪…制服怎么在我的胯下…而且刚好老二外露…龟头正好停在领口上(不过我是面对沙发背,所以她没看到)…伴着精液的腥味,以及尿味及刚打完球的汗味使得制服上有相当淫秽的味道,她很用力的从我胯下将制服扯了出来,并顺手拿了起来闻…她又大叫一声…「阿~好臭喔…。都是你害的啦…死老弟…我没别件了耶。」。

  接着我又遭到一阵毒打…呃…说是毒打…反正女生的力气就那么一丁点…。

  就当她在帮我捶背好了…

  在她一阵拳脚中,其中一下不偏不倚的打到我的要害…我痛的哇哇叫…不过我看她到得意的摆出胜利的姿势…现在换我不爽了…我生气的说…「靠,搞不好的制服本来就很臭…又不一定是我…」(其实我也知道是我弄臭的,只是情急之下乱掰一通)她也马上反攻了回来,说「作贼的喊抓贼…明明就是你的那边…嗯……。」她突然不好意思说下去…哈哈…好机会…我说那边阿?…我听不懂在说什么啦…她又回说…「你还装?…那边就是……下面啦!!」哈哈…不愧是女校的…这么…我说「下面喔…就是阴睫对吧?还是指得是我的睾丸??」看到她脸红说「干讲出来呀~?你很脏耶…」我说…「这是学名啊…难道要叫什么…」懒叫「喔…还是鸡巴…」她很惊讶我竟然会这样说…「其实我也很惊讶…可能是当时太过生气了吧…一时失去控制…」趁着她还没回我…我又说了「不然闻闻看阿…看我下面的味道跟领子上的一不一样!!」说着说着,我就把篮球裤及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坐在沙发上…可能是太累了吧…当时的老二仍然是软软的被包皮盖着(我没割噜)…和着皮皱巴巴的阴囊…这样的光景就如此真实的呈现在她眼前,她就酱子愣在那儿眼睁睁的盯这我那儿看…我又趁机进攻,说「快点来闻阿…不然就要跟我道歉,谁叫误会我~」「或者要要让我闻的阴道的味道~~搞不好是自己那边后臭好不好…」她被我这句话吓的退后几步,然后倒坐在地上,在黑色裙子里的白色棉内裤被我一览无遗…我看到她那儿鼓鼓的,又说道「姐~脚张那么开干?要我先闻喔…内裤怎么鼓成这样?是不是毛太多了??」我越说越过份…声音也越来越大…她被我的这一波波的攻势吓傻了…接着我就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蹲下来,此时的老二还是软软的…她瞪大着眼,像是被定身咒定住般,从我露鸟的那一秒开始就都没在回我嘴…可能是整个心中的逻辑被我打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盯着我的软老二…然后也忘了将大腿合上~就这样任凭我的眼楮吃特大号冰淇淋…我又将身子移动到她张开的大腿间,这样一来她的腿就合不起来了…她也没有后退或抵抗,还是任凭我乱来…接下来我又用很大声的命令口气说「快点来闻阿…!!!!」没想到…老姐竟然真的慢慢的凑了过来(头稍微前进,又后退,很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则是将老二挺进,直到到她的鼻子上…我说「是这味道吗……。」她没说话我又说「不说话表示不是喽??

  是不是??…。」

  老姐仍然愣在那儿,此时我又做出了更大胆的举动…我将包皮往后拉…露出马眼…然后直接以马眼抵在她的鼻孔外…在两个鼻孔外磨擦,然后又说了「怎么样…是这味道吗??喂…。都不说话我怎么知道??」此时老二却越来越大…已经涨大到完全状态…她仍然呆呆的坐在地上…然后我又将老二像上提,让她闻老二与睾丸间的臭味…此时她的脸上遍布着三种臭味了…我说「好吧老姐,可能是闻的不清楚吧」,于是我将她手中的制服抢了过来然后做势闻一闻衣领,然后用手搓搓老二…然后又做势闻闻看…。说「唉…手上都是篮球的味道…这样闻不准啦…我需要有布擦擦后再闻看看…」我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盯着她T恤下的胸罩猛瞧…然后说「这样好了…奶罩借我一下…」老姐仍然紧盯着我的老二…然后什么也没说…是不是被吓傻了??

  由于此时我跟她靠的很近,于是我就甩我14公分长的老二…打在她胸部上…等于是以鸟代手…然后又以近几斥责的声音说「借一下又不会死,要自己脱还是我自己扯出来??」哈~~真搞不清楚谁比较大??

  被我这么一下,她突然有所操作了…也是慢慢的将T恤脱掉,然后露出内衣…此时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快要爆发出来了…可是她突然犹豫了起来而停止操作…此时我就站了起来,说「厚…老姐…的操作真有够慢的…我来脱啦…」于是我就叫她举手,而我从上面硬生生的将奶罩拉起来…一对奶子就这样在我面前跳动而我的双手突然向前去拉住她的奶头…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到…突然向后仰…不过由于「奶头」还在我的指间…所以形成了三角堆的形状…哈哈我说「我只是想帮把奶子固定,谁叫她们晃的那么厉害…」说着说着就放手了…不过奶头却慢慢的站了起来…哈哈…真不愧是高中女生…跟同学差太多噜当她想穿回T恤…我却把它抢过来,说「反正等下又要脱下来穿奶罩,又要再穿上穿,麻烦死了…干脆不要穿啦…」就顺手把它向后丢了…接下来我以龟头磨蹭罩杯…一会儿后…我又将奶罩拿起来闻…说「老姐~的奶味太重了啦…我闻不出来…」她原本以为我会将奶罩还她…哈…那有那么容易我将湿透的胸罩放在跨下…用老二勾着…然后说「看来不是我阴睫的味道,对吧…老姐??要不要跟我道歉阿??」她依然是没有反应,真奇怪,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她秀斗了?管它的…既然错了,就再错下去吧…于是我又再次以奸诈的声音说,「好吧…既然不道歉…表示是阴道的臭味唷…好…我闻闻看吧…老姐…」我边说边将手伸到她的下面,用中指隔着内裤抠她…然后我闻了闻…嗯嗯…有小便的味道…我说「嗯嗯…闻的不够清楚…酱子吧…我帮把内裤脱了…我直接闻…」我就自故自的将双手拉住她内裤边,可是她坐着我不好脱…我说「屁股不会抬起来唷…」然后我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她闷闷的叫了一声…「啊~」我说「嗯~老姐第一次被人摸奶子吧」说着便以调收音机频道的方式对着她的奶头又转又挤…使得原来已经肿胀的奶头又更加红肿…她闭上眼轻轻的喘气…然后「…啊…啊…」的…趁她一个不留神…我用单手直接绕过包住阴唇的那片布料,像是提塑胶袋般直接用力的将内裤扯下来…而且在指缝间还夹着两根阴毛…一定是刚刚不小心拔下来的…我仔细的端详这件充满着神秘气味的布料…并凑向鼻子闻了闻…然后对她说「哼…还说我脏,自己的内裤上不是也黄黄的…是尿渍吧…而且还湿湿黏黏的…是淫水唷??厚…平时一副乖乖牌的样子,没想到在老弟面前也会湿…真是只淫乱的母猪」她终于有反应了,不过是很小声的说…「我…我没有!!」我说「好啊…还不承认…」于是我将她双腿称开,然后用我下巴的胡渣用力的模她的阴核~~可能是第一次被侵犯,再加上胡渣刺痒的双重快感…不到5分钟的时间…她大量的淫水喷到了我的脸上…随着下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她也几近失神的躺在地上,双腿开的使整个阴户大开…「哼…还说自己不淫乱,喷的我满脸淫水…」我拿着手里的内裤往脸上擦了擦,并用内裤包着自己翘高以久的老二开始磨擦…等于是利用内裤打手枪…一会儿的时间,大量浓稠的精液喷的整条内裤都是…此时老姐已经坐起来了,她瞪大着眼楮看着我,像是想把我杀掉一样…我心想,完了…她恢复理志了…要是她跟老爸讲,我准会被断绝全家的关系~~不过老姐却叫我将内裤还她…我当然乖乖照做阿…没想到,她站了起来,并将这条内裤给穿上,并且也穿回布满精液的胸罩…然后制服…最后冷冷的转过来看着我…说「我上课快迟到了…」然后就走啦~~留下一脸疑狐的我在原地。

  【完】